风裁雪

寻路之人

别人都说我有力量,
我也曾得到过你的力量。
期待以后,
身在异乡,
阔别已久,
久别重逢。

无题

      数年前,我曾经想象过以后的自己,在感情上会怎样选择。那时,坚定得不能再坚定的认为,以后一定要独立。谈恋爱,如果慢慢发现他不能给我带来真正的内心的愉悦,不能让我觉得生活中有他而带来的特别的意义,让我觉得,我们不适合在一起了,我会潇洒的离开,选择分手,不要拖延,寻找一个人的空间。或是我有了家庭,婚姻一旦变质,我仍然会选择离开,解脱绑定。一个人又不是活不了,拒绝为了维持生活的正常,选择将就,在一个没有感情,两对相厌的家庭里生活,这样将就是为了什么?孩子么?或许会给孩子带来不好的影响,让他们知道爸爸妈妈原来一点也不相爱,该有多残酷。

      我曾经自信且坚定的认为,我要而且一定能做到独立,与潇洒。

      然而,人生的第一份感情,十七岁的尾巴,让我觉得困惑。

      我们很平淡,可能因为是异地,平时见面机会不多,两个人都有自己的学业要忙,刚在一起的时候联系比较频繁。久而久之,不再有空间给我的留言,从来也不会在网络上提到我,一天只有清晨的早安和夜晚的晚安。新的一天,我们都遵循约定俗成的习惯,早安问候,迎接忙碌的一天;而夜晚,每每是夜晚,永远是他先发给我的晚安,让我倍感无力。尽管在一段时间里我努力显得要依赖他,但坚持不了一个礼拜,不再多聊,直接晚安吧。

      迷茫,这份感情显得如此的平淡,没有曾经幻想的初恋的热烈。

      我是个理性的人,处事风格沉静,追求精神独立。但即使外表的冷静,内心依然热烈,充满阳光。每一种人,都会有一个让你展现不一样自我的人,会让你话很多,很粘人。如果是我的挚爱,爱得热烈,我一定会奋不顾身,来到他面前,怎么样都不会无聊,相隔多远都会想念,每天有多忙都不会让这份感情变得苍白。因为,我喜欢他到极致了。

      我无法说,我不喜欢现在的他。我喜欢他,只是无法说是爱,这个词太沉重,沉重到要经历很多很多。是的,时间一久,我见到他会很开心,想到以前的事会很温暖,想到他对我的很深的喜欢会觉得幸福。但我们无法相处太久,一两天而已,就会时时感觉尴尬。现代人的尴尬癌,竟然也出现在我身上了。生活习惯的不相同,性格的差异,在外面放松自己去游玩,总是放不开的。他的开心和我的开心似乎不同,没有共同的开心,我无法滔滔不绝,像和好朋友之间一样什么废话都谈。男生和女生之间差异这么大么?朋友问我:“你们不会尴尬吗?”我只是回答“还行。”只要一离开,我们就只是一根线的相连。我不知是为何,可能我们两个人的天性,或者说是彼此的不成熟,没有处理好两个人相处的方式。

      如果所有的感情,都要在深夜回忆今天的之前而感觉温暖和幸福,却不是当下,那当下,又是什么意义?我一个很好的朋友,每每在夜晚时回忆之前经历的美好,现在的陌路,倍感孤独,不甘心就这样了结这份没有开始的感情。我鼓励她去挽回,但很可惜,很多事情已经改变,男孩已经不在那里了。只有我知道,她是会一个人在被子流眼泪,阻隔外面一切的不友好的女孩,因为我从来不会。

      我问过一个朋友,对于感情,食之无味,弃之不舍,会怎么选择?

      他说,我一定知道他会怎么选择。

      我明白他的意思。但不是所有人,都能轻易摁下这个按钮,让一切都结束。

      我渐渐明白了,为什么喜欢的人不能在一起。不是外界原因不能在一起,而是自己选择不在一起。喜欢这种感情,只有在合适的时间合适的地点合适的现实条件,才会让两个人走到彼此的跟前。而仅有喜欢,不一定适合在一起。就像我之前互相喜欢了七年的男孩子,七年的杳无音信,没有陪伴,最终还是与现实脱节。就现在已经算联系上了,他仍然坚持,我选择了放弃,开口说明了一切。以前念念不忘的喜欢只是一种精神寄托,或许我之前从来不懂什么是喜欢。

       现在的我不似几年前的坚定,我变得胆怯和顾忌,无法这么轻易又潇洒的在一份感情里脱身离开,去回归自己一个人的世界。因为成长,要懂得负责;因为有感情,不愿意决绝放手,不想以后的深夜里多一个因回忆而泪流满面的鬼。

       但喜欢,不一定要在一起,对么? 朋友之上,恋人未满,或许不甘心,但时时有机会去改变,而已是恋人,谁舍得轻易舍下,未免太自私。

       就像他在我毕业服内侧写下的一句陈奕迅的歌词:

     “从未在一起亦无从离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词不达意,聊表思绪。

我才知道,
我失落或是生气埋怨自己的时候,
不愿理你,
你不会远离,
会静静的探出手来,握住我的手,
轻轻摩挲,
要拉回我们之间的距离。
就像第一次牵手时那样,
小心翼翼,
像握住了湿润的山茶花,
却舍不得放开。
会伤心吧,
一个人缩进角落里,
从来不怪我的冷淡。

你说,
你最怕我会讨厌你。

哎,笨蛋,
我怎么会讨厌你呐。

第一次如此有形式感跨年,
活这么多年,
好像真正走上了人生像模像样的轨道,
好朋友,
喜庆话,
祝福语。
欢欢乐乐,傻里傻气的在冬天的夜里开心得像孩子一样打电话给朋友们,冻的手没了知觉。
理想和现实,从来分得很清,
有些东西抱着热忱,纯真,不会言弃;
另一些东西,从不说矫情话,是就是,不是就不是,未来可期,但不会过分幻想。
好像就要这么一直奔向人生了,停不下来了。
神圣,
感动。

他给我的最喜欢的一首歌,没有之一;
第一次听的时候,眼泪差点掉出来;
其实已经泪流满面了吧;
只是一些些委屈,以后的我会遇到更多生活的风雨;无人诉说;
我和他也会面对更多困难;
但至少现在我们在一起了;
真好。

“再委屈,不过是一段插曲,
  眼前的暴风雨有一天总会过去。”

一种无从追溯的驱使,

让我无法停息,

无法放松,

无法懈怠,

似乎一直一直,

想让自己这么忙碌投入下去。

因为,

放松之后的,

是巨大的空虚和恐慌,

仿佛身置苍茫荒野,无人可寻。

不!

我宁愿旋转旋转,

也不愿无穷坠落。

一个只会让我眩晕,

而另一个会让我失去重量,

失去存在。


那一个冬天

去年的冬天,这个时候吧。

   书店门口,我们约好出来。我拿着送你的彩绘石头和蒋勋的散文集,冬夜很冷,风吹着我的围巾和头发,手指冰凉。我走得晃晃悠悠,在路灯下看到了你的身影,少年的身影。

   很开心。制造小惊喜般的把东西塞给你,忘了把手缩回去,在冷空气中没了知觉。我说着“好冷好冷”,吹了吹手,吸了吸鼻子。你伸手过来握住我的手,帮我暖手。虽然也很凉,但有一种莫名的踏实感。

    那是我们第一次牵手。

    我有些不好意思。但那天记忆深刻,怕是忘不掉的。那天晚上,我们走遍了丰溪河的沿河路。忘记了寒冷,想一直走到天亮。

    要分别的时候,从你口袋伸出手来。我知道还有明天,还有明年,还有下一个冬天。

    但我没有遇到过这样的冬天了。所有的小紧张和小雀跃……还有小小的心悸,留在那一个冬天了。

    今年的冬天,换了一座城市,没有你。


一封未寄出去的信
    这个时代,网络潮流在吞噬着信件。一个周末的时间,除去被占用的时间,竟还是没能寄出信去。或是找寄处,或是赶交通,无论如何,我没能寄出。
    给你写的一周明信片,疲累之际,忽然失了兴趣,不愿再费心思,不管在这之前我花了五个夜晚的片段时间,在深夜去记录下这点滴。
    是疲累,忙碌,还是渐渐觉得,无足轻重,不想要制作这一份惊喜?
    我心里有了一丝丝答案,夜又来了,不愿深想。
     第三个月了,今天的我依然迷茫。明天雨天,怕是驱不散这迷雾。
   

我喜欢的,是赤诚彻底的少年,
是一双对一切迸发热情的澄澈的会流泪的眼睛,
是一颗不被生活压迫的流浪的向往自由的心。

不要沉闷,
不要暮气,
不要怨气,
不要无动于衷,
不要颓唐的情绪。

你可以因为迷惘不顺,
偶尔窝在角落,不动声色,
但,
抬眼,眼底隐藏着的,
是四月的阳光,和十二月的坚韧。

呐呐呐
  今天你打篮球赛赢了,和队友去聚餐结果挡不住大家的热情喝醉了。
  回来路上给我打电话,话说不清,重重复复说好几句,走路走不稳。
  还是听见你说:
“哎呀我好喜欢你啊,为什么我这么喜欢你呀?”
“我怎么知道啊,哈哈哈。”
“……”
“我落在他们后面了啊,我要个人扶一下我……你快点挂我电话吧,我要追上去了。”
“你直接挂就好啊。”
“不……我不会挂你电话的……因为我舍不得。”
“所以到底挂不挂?”
“挂,你快点挂吧,等你挂。” 
“……那我真的挂了啊”
“啊……我喜欢你啊……你挂吧。”
  突然心里咯噔了一下,当你说你不会挂我电话,因为你舍不得,然后像三岁孩子一样非要我挂电话的时候。真的是每天通完电话结尾时都是我说我要忙了然后说要挂电话了,虽然听得出来你话语中有一点点的不舍和无奈,但我还是挂了电话。
  因为我忙。
  但你可以为了和我通电话搁下手头上的事情,好像什么也不重要。
  只要我愿意继续。
  喜欢你啊my superhero 虽然不在同一个地方,但希望我们能这样好好的。
“我要稳稳的幸福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---eason